快捷搜索:  as

直接砸在了还在空中的偏将

“嘿嘿!”在张南身旁不远处,铁甲军伯长陈开淡然望着自家统领统领冲杀在最前,心中暗暗点头。铁甲军,已经不是代表这些将士们浑身披着铁甲,而是在告诉天下人,我们铁甲军的将士,一身是钢,就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无论是面对刀山火海,我们也毫不畏惧,就刘表这些个军队,铁甲军纵然只有三千余人,但是有什么畏惧呢?
 
    就在刘表等人惊愕的眼神中,铁甲军三千人重重撞击在荆州兵的身上,根本不畏惧那回来的兵器,并不是自己身上的铁甲,更是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把那些兵器放在眼里,铁甲军,铁打的胆量!
 
    “怎么可能?”对与铁甲军的毫不畏惧,继续搅乱这己方的前军大阵,刘表惊呼一声。
 
    “呼!”重重吐了口气。张南缓缓从地上站起,手中死死抓着眼前敌兵砍来的长刀的刀刃。冷笑说道:“你欲何为?”那刘表士卒目瞪口呆地望着张南左手,随即又望望张南面色,一时间有些发愣。
 
    “在我面前走神,找死?”张南冷笑一声,“死吧!”将面前的刘表军用马槊砸成一坨,随即环视四周,张南单手持马槊,对四周的荆州兵勾勾手,冷然说道:“来,过来杀我!”见张南如此嚣张,附近的刘表军却是有些迟疑,面面相觑不敢上。
 
    “乌合之众!”张南冷哼一声。
 
    “你说什么?”附近乃有一员刘表麾下偏将见张南出言不逊,勃然大怒,挥舞着手中长矛策马冲将过来,然而还未靠近张南,只见一个银色的影子,一下子撞在了那偏将的马上,偏将直接在倒下来,还没有落地,只听道:“嘿!”,那影子手中马槊迅速的飞来,直接砸在了还在空中的偏将,“砰!”一下子将偏将砸在了地上,那偏将,早就以几个胸口所有的骨头全部破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统领大人似乎有些狼狈啊?”来将似笑非笑地对张南说道。
 
    张南瞥了那人一眼,见是自己麾下伯长陈开,当即笑骂道:“夺我功在前,辱我在后,陈开,几日不教训你,你倒是又有些皮痒啊!”
 
    “嘿!”陈开嘿嘿一笑,指着另一个偏将笑道:“岂敢岂敢啊,统领,哪一个就让给你了!“
 
    “算你识相!”在附近众多刘表士卒不知所措的眼神中,张南和陈开二人就像是在谈买卖一般,而这交易的货物,就是这刘表大军的性命,但是在他们眼里,这可都是一个个的战功。
 
    又是一个偏将落地,张南一回身,对陈开笑道:“哈哈,可敢一起来跟我向里面冲去?”
 
    “有何不敢?”陈开扛着马槊大咧咧说道:“统领身后半丈之内,末将自当紧随!”
 
    “好大的口气,那
    看到铁甲军的猛攻,刘表只能继续大吼道:“快!快!加派人手,区区三千人,竟然可以搅得我前军大乱!你们这群废物!快!快!冲上去!”面对着铁甲军的战力,刘表还能做什么,撤退,当然不成,自己还没有全军压上呢,才仅仅动用一个前军,就败了,那李元杰才发动了两拨骑兵啊,刘表当然不甘,第一战,自己必须要来一个开门红,必须要赢!
 
    荆州兵继续增加,将已经冲上来的铁甲军有一点一点压下去,战场上的局势终于发生了变化,在为数众多的刘表军冲击之下,三千铁甲军渐渐被分割包围,对此,李林眉头大皱。聚则存、分则损,这个兵家道理他岂能不知?
 
    “这下麻烦了!”杨修偷偷望了一眼李林,见他面色不渝,当即选择闭口不言。
 
    “哼!”李林冷哼一声,看了看对面的刘表兵阵,冷笑道:“呵呵,这里刘表胆子不小,竟然敢抽调这么多的军队到前军抵挡我们的铁甲军,难道他的左右两翼就不要了吗?”
 
    四周人一惊,即可想刘表的左右两翼看去,杨修惊讶一声“两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