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二人便又打到了一起,二人依旧是紧紧的盯着对

  “哈!”李林怒吼一声,随即喊道:“左右两翼出击,直扑荆州兵阵中军!”
 
    “诺!”一旁护卫营将士立即挥舞令旗,只听到幽辽军两翼一阵的“哼哈!”之声,只拿两翼军马,迅速想荆州兵杀去。
 
    李林摇摇头,道:“呵呵,刘景升,你太大意了!”面对铁甲军的战力,刘表竟然想到了不惜一切代价挡住他们,铁甲军一共就有三千人,你竟然派出去了进两万人,加上要保护中军的荆州兵,你的兵阵左右两翼还有多少兵力,但是自己现在可是只出动了六千人而已。
 
    “荆州兵两翼空虚,刘表败了!”杨修看着荆州兵的兵阵,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不仅是刘表,就连幽辽军这边的不少人都被铁甲军的战力而震惊了,注意力当然就已经被吸引过去,更别说刘表他们了,这怎么让李林不趁机抓住他们这个漏洞,这样等级的对战,你有漏洞,就是死!
 
    “杀!”伴随着喊杀声,幽辽军的两翼兵马直扑过去,刘表两翼的兵马调走的人数太多了,一下子就被幽辽军将兵阵豁开杀了进去,那幽辽军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杀进了兵阵,下一个目标当然就是中军了。
 
    “哈哈!还没完呢!全军压上!”看到刘表大军前军,左右两翼均已经被搅乱,李林秉着趁他病,要他命的原则,立即大吼一声,决定全军出击,一鼓作气,直接将荆州兵打败。
 
    “呔!哈!”荆州兵将军陈生,终于将一名铁甲军的战士击倒,而那名战士已经杀死了好几个荆州兵的将士了…………
 
 第八十九章 理所当然的大败
 
    “嗵!”一名铁甲军的将士倒在了地上,头盔被甩飞,而人已经在众人的围攻之下,死了,陈生用手中长矛挑起头盔,拿到了自己的手里,“叩叩!”轻弹了几声,陈生身为武将,当然能够听出来这铁甲的品质,立即面色一边,惊呼道:“李元杰!你竟然可以做出这样坚韧的钢铁,好手段!”
 
    陈生还想着要在弄点铁甲军的盔甲看看,只听前面的士兵立即惊叫的跑了过来,喊道:“将军!将军!李元杰全军压上来了!”
 
    “什么!”陈生怒吼一声,立即喝道:“随我杀过去!”
 
    “将军!”一边的将士立即将陈生拉住,喊道:“将军!太晚了,我军两翼一破,前军纵然挡住了,也是无用了!”
 
    “啊?”陈生惊异,立即向四周看去,一看之下,更是面色急变,左右两翼果然破了,那还有什么机会了,陈生好似想到了什么,立即喊道:“不好!中军危矣!”
 
    这是,又听到麾下士兵一声尖叫,道:“尖叫!幽辽军杀过来了!”
 
    陈生定睛一看前方,果然,幽辽军已经逼近,而且就在最前方,就是那刚刚威猛一场的赵云,身后更是一队虎视眈眈的白马骑兵,陈生作为一个将军,当然比普通的士兵要聪明,立即喊道:“快!快!后撤,保护中军,保护中军!”说着,便往后撤退,当然了,谁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要带兵保护中军啊,还是畏战后退。
 
    “杀!”一阵阵的怒吼,幽辽军分三路杀进了荆州兵大阵,三路都是直扑中军,赵云正是带领前军,直接从正前方杀进去,身后出了自己的白马护卫外,当然是三千骁骑营开头,而后便是幽辽军精锐,逼得刘表大军连连后退,刘表的王旗就在兵阵中央,看着已经渐渐接近的王旗,赵云眼神一紧,立即怒吼一声道:“加快速度,直扑刘表王旗!”
 
    一场战役,这主帅的帅旗何其重要,这便是一个兵阵的阵眼所在,帅旗一倒,无论是主帅有没有危险,将士们都会以为己方主帅已死,那自己还拼命个什么劲,军心必乱,而赵云的目标,正是这刘表的楚王大旗,此大旗已到,这场仗就结束了。
 
    “主公!快!快后撤!后撤!幽辽军杀来了!”蒯越护着刘表连连喊道,他自己当然也是心惊不已,没想到自己自诩足智多谋,竟然掉进了李林的陷阱当中,这乌桓骑兵,铁甲军都是诱饵,要吸引己方的兵力想前军集中而已,而李林嘴主要的目标乃是己方大阵的左右两翼,但是现在这么想还能够怎样,已经无力回天,败了就是败了。
 
    蒯越能够这么想,但是刘表可是不愿意啊,大骂着道:“李元杰!你个阴险小人,李元杰!匹夫!”
 
    蒯越立即说道:“大王,胜败乃兵家常事,大王还是快快后退,此地危险啊!”
 
    赵云带领的骁骑营何其迅速,手持林刀,左挥右看,骁骑营,最大的力量就是突袭,纵然刘表现在的前军有数万,但是还是被赵云带领的三千多人生生的豁出了一个大口子,而后面的幽辽军也不是善茬,加上左右两翼已破,军心大损,前军逐渐后撤,赵云已经距离中军之分的接近了。
 
    “我去拦住赵云,大王快走!”只听一声爆喝,一人迅速冲出上前,众人一看,正是今日一鸣惊人的黄忠,文聘一看黄忠如此忠勇,立即喊道:“汉升,某来助你!”说话间,立即一挥手,文聘麾下骑兵立即跟随文聘冲出,当然了,也有魏延在内。
 
    黄忠直直的向赵云杀去,赵云虽然还没有看到黄忠,但是心中忽然一动,一种危机感升起,本能的一个闪身,还顺道龙云枪击出,杀死一个挡路的幽辽军,只听到两声惨叫,一个当然是赵云刺死那人,而另一声呢?
 
    赵云回头一看,只见身后自己的一名白马护卫,倒在了地上,而腹中,正是一支如同短枪一般的箭矢,而那箭矢击穿了自己护卫的腹部还没有停止,直接插进了护卫胯下马匹的屁股,直接刺穿,白马护卫直接被那长长的箭矢穿成了一串,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并被后面冲上来的骁骑营将士一阵的踩踏,就连兵阵也随之大乱。
 
    这箭矢是如此的熟悉,赵云目光一凛,立即抬头一看,不错,正是黄忠,那长如短枪的一箭,正是黄忠的箭矢,而黄忠此时还在弯弓搭箭,正盯着赵云,赵云大惊,立即侧身,挂在了马的一边,并且回身大喊“散开!”
 
    “嗖!”黄忠的手有一次的松开,幸好赵云已经挂在了马的身上,跟马背齐平,躲过了一箭,而又一个白马护卫可就遭了殃,又一个人马合一的串子倒在了地上,骁骑营的将士大惊,立即散开,冲击的兵阵也就一片大乱。
 
    “妈的!”赵云暗骂一声,竟然就因为黄忠一人,自己的兵阵大乱,冲势立即减弱。
 
    “嘿!”一踢马腹,赵云立即挂在马上奔着黄忠冲去,不要让黄忠放第三只箭矢,“嘿!”终于进了,赵云一个海底捞月,龙云枪从下冲上奔着黄忠刺去,黄忠何人,早就已经紧盯着赵云,将手中的弓箭背了过去,立即拔出插在地上的长刀,横刀挡住赵云刺来的长枪。
 
    “哼!黄忠!”赵云正过身子,一带手中长枪,顺势再次刺出,黄忠挥刀挡住,也不甘示弱,向赵云攻取,而后面的文聘,魏延等骑兵也赶了上来,当然没人敢打扰赵云和黄忠的对决,而是直接奔着冲上来的骁骑营而去,两方的骑兵登时战到了一起。
 
    “呔!”战到一起的赵云和黄忠,一声怒吼,互相弹开,这么快,二人便又打到了一起,二人依旧是紧紧的盯着对方。
 
    黄忠举起刀,指着还在疯狂战斗的铁甲军的士兵缓缓说道:“此军当真骁勇!”望着眼前的赵云,黄忠问道:“不知此军谓之何名?”
 
    “铁甲军!”赵云也是举着龙云枪,看着黄忠,淡淡的回答了一句。
 
    “嗯,果然是一身铁甲,你家主公真有本钱!”黄忠点点头,凝视赵云说道。
 
    赵云懒得跟他废话,瞪着黄忠,凝声说道:“为何前来挡我去路?”瞥了一眼手中银枪,赵云展开架势,枪平举在前。
 
    黄忠淡然说着实是让黄忠一惊,怎么跟刚才差了这么多,莫非这赵云刚才根本就没有用尽全力?
 
    而如今场中局势,幽辽军以骑兵为先头部队冲击,而后大部队掩杀,更有弓弩手为辅助,分三路,不仅是扑向了中军,就连前军的大部队,都已经被三股兵马切割两半,而三股兵马越是接近中军,便在逐渐紧锁,而这前军,便是被碾压在了里面,对此,刘表军空有人数,却是节节败退,败局已定,难有反败为胜之机。
 
    “大王!”偷偷望着刘表面上神色,蔡瑁见机说道:“幽辽军骁勇,我就再与之死战绝非良策,不若暂且退兵,再做他计!”
 
    “退?”刘表面上挂起几许古怪之色,心中暗暗说道:“孤这第一仗,竟然就这样的败了,这是为何,孤怎么就能败呢?”
 
    刘表想不明白自己为何败了,但是其他人可是想着要活命,或是像蔡瑁一样的,想着要保存自己的实力,刘表喃喃的说道:“纵然要退,那李林岂会让我们轻易退却?”这回刘表却是又想错了,李林当然会放他退回去,要说李林再厉害,但是兵力摆在那里,李林可是不会吧刘表的大军逼入绝境,哀兵必胜,还是比自己麾下人数还多的哀兵,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李林就是在欺负这些荆州将军都是贪图享乐之人,用强大的气势和压倒力震慑他们,让他们丧胆,若他们真是亡命之徒,你立即整军跟幽辽军死拼,最后肯定是两败俱伤,而且刘表能够消耗得起,李林可是消耗不起啊,刘表人多,李林人少,这要是再来一战,李林可是要缓上很久,但是刘表却是不用啊。
 
    蔡瑁见刘表终于松口,有了些退兵之意,当即抱拳说道:“大王,不可恋战,当速退!末将愿为大王断后!”
 
    蒯越也是立即劝道:“大王,还是退兵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