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而弓箭手的骑射,更是把还没死的荆州兵干掉了

“岂有此理!”刘表喃喃念叨一句,愕然望着自己麾下士卒被幽辽铁骑精铁打造的战枪死死钉在地上,惨叫着求助,然而战场之上。何人有余力可救他们?他们有的连人带马被钉在地上,有的却是三、两人被钉在地上,有的被长枪穿过头颅、心口等紧要部位、当即气绝,有的。却是被刺穿在腹、腿等部位,存下半口气,哭号着求助,他们越是哭号。刘表军士气便更为低落,不少刘表麾下将士望着直冲过来的幽辽铁骑面露惊惧之色,双手双脚好似是不听使唤,颤抖不停。
 
    “环形骑射!”蹋顿又是一声怒吼,只见乌桓骑兵立即转换了兵阵,纷纷拿出弓箭,弯弓搭箭,这些乌桓人,本来就是在马背上长大,骑术自然不用说了,而现在幽辽军的马屁,都是有马镫好马蹄铁的助力,这些乌桓人训练下来,在这马上更是如同平地,骑射之术,更是不用说了,十分娴熟已经无法形容,就是精湛,精湛的箭术,几乎一个弓弦的震动响起,一瞬间,便会有一声惨叫之声响起。
 
    “这……骑射!幽辽军的骑兵竟然有这么高超的技术!”刘表看到这一幕,可是惊讶的不行,估计刘表张这么大也没见过计策奔袭之时的骑射,更何况还是这么精湛的骑射,刘表当时愕然了。
 
    而一旁的蔡瑁不敢怠慢,立即喊道:“弓箭手,看什么你,快!还击啊!还击!”
 
    最前方的弓箭手已经被乌桓骑兵几轮的投枪之后干掉了不少,而弓箭手的骑射,更是把还没死的荆州兵干掉了,蔡瑁的一声大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士兵赶紧冲上去补上位置,盾牌兵阻挡着乌桓骑兵的箭矢,而后面的弓箭手赶紧弯弓搭箭,随着乌桓骑兵的战马点射,咋说也算是士兵啊,干了这么多年大头兵,也是知道射人先射马的道理,而刘表的确是兵多,就算是乌桓骑兵的几轮投枪,加上骑射消耗了一些荆州兵,打击了荆州兵的士气,但是还是在蔡瑁等人的指挥下,有源源不断的士兵在补充上来,阻挡着幽辽军的攻击。
 
    乌桓骑兵开始产生的损失,蹋顿目光一紧,抽空瞟了一眼身后,目光一紧,蹋顿立即用乌桓话喊道:“向本军两翼撤回!”也不需要回答,乌桓人本来的环形大阵,立即画了一个美丽的弧线,打开一个缺口,一股脑的想幽辽军大阵的两翼撤回,这样还能保护己方大军的两翼,还能防止乌桓骑兵的损失,乌桓骑兵乃是轻骑,只有要害之处,才有铁甲保护,其余乃是皮甲,因为身后的八支投枪已经增加了他们的负担,再也无法在佩戴防御力高的铁甲,而且他们要增加投枪的杀伤力,必须要增加投枪的初速度,所以就必须高提高马屁奔袭的速度,也就无法让马屁的负担过重,也就只好穿戴精良的皮甲,但是只要对面的弓箭手很多,射出的穿甲箭,本就是穿透力极强,加上本身就有很大的初速度,两方的初速度叠加,那样就是箭矢的穿透力更强,只要是箭矢射中了乌桓骑兵的身体,绝对就是穿透了士兵的皮甲,插进皮肉之中。
 
    乌桓骑兵撤走,当然不是代表李林怕了,而幽辽军败了,这场战役,才刚刚开始啊,正当刘表的荆州兵要送了一口气气的时候,只见乌桓骑兵渐渐向左右两边撤走,但是在他们后面漏出来的,可是各位恐怖的存在,众人纷纷的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这是……清一水的铁骑!”刘表看到眼前耀眼的反射的光芒,呆滞的说道。
 
    不错,这乌桓骑兵撤走之后,后面一排,便是张南的铁甲军,“哈哈哈!”一阵狂笑,张南发泄着自己的兴奋,终于到自己的铁甲军上场了,望着敌军眼中的惊惧之色,张南心中冷笑,又是一声大喝,道:“杀!”三千铁甲军举着马槊在手,借助马力,立即冲向了荆州兵的大阵,蔡瑁立即大喊道:“弓箭手,快!快!给我挡住,给我挡住!”
 
    经过了残酷的训练,三千铁甲军,纵然没有锁链的控制,但是兵阵依旧整齐,并没有飞快的速度,但是铁甲军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冲了过来,荆州兵毫无办法,就好向一个人,缓慢的将匕首插进了你的心脏,这样给人的震慑,可比那一刀毙命要大得多,“呔!”马槊一挥,一刺,三千铁甲军比如鬼神一般收割着刘表军士卒的性命,而且只要比马槊击中,那荆州兵不仅是必死无疑这么简单,而是死相极惨,但见战场之中头颅、断臂、鲜血四下飞舞,铁甲军犹如的狱中归来的恶鬼一般,叫刘表军将士不敢对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