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视听感思全部都够不着边际就连记忆也不曾存在

  粘稠的熔岩加快了流速,辐射出的阵阵热流上升涌动至上方的岩洞。随着温度开始上升,巢穴里巨大生物漫长到会让人误会其已经死亡的鼻息开始提速。心脏噗通噗通的鼓动让堆砌在洞穴另一角的森森白骨摩擦出嘈杂的响动,连续喷出两个让岩壁烧到通红的鼻息后,黑龙尼德霍格(nidhogg)双重眼睑保护下的细长瞳孔被昏暗的光线刺激了一下,重新聚焦收缩成一条狭窄的细缝,生命中第752次冬眠结束了。
 
    整整一冬的休眠中,尼德霍格不曾动弹一下,心跳和呼吸的频率降低到维持生命的最低限度。这段时间是最危险的周期。不论是其它无需冬眠的肉食性的巨型危险物种,还是被金钱、名誉等等因素冲昏脑袋的人类――这些平日里视同蝼蚁的存在,这个时间段都能轻松了结巨龙的生命。靠着每次冬眠前仔细伪装掩盖巢穴出入口、从内侧烧熔岩壁封堵入口弯道等谨慎细致的举措,黑龙平安的度过了迄今为止的每一次冬眠。
 
    扒开巢穴出口,尚带一丝寒意的早春清风撩拨着巨龙的鼻翼,舒展许久未在阳光下活动的筋骨。鳞片和双翼覆膜上的岩灰抖落产生的尘雾尚未散开,庞大的躯体已经乘着玛那之风腾空而起,劈开烟尘的迷障,尼德霍格开始巡视自己的领地,满心期待着新年的第一顿大餐。空了数月的胃袋正等着哪个闯进黑龙领地的冒失鬼掉进来,只有这样,丢脸的腹鸣和饥饿感才会消停一下。
 
    为了不至于惊扰地面的猎物而错失良机,尼德霍格所处的高度和地面间有不小的距离。就连一些鸟类也未必能到达那个高度来帮忙塞塞牙缝,匍匐于地面的生物就算抬头凝视天空这只会看见一个模糊的小小黑点。而龙的动态视力却能准确捕捉地面上任何移动的物体。
 
    引以自豪的视力很快就搜索到了类似的目标,一团蠕动在山谷底部灰色碎岩间的黄绿色线条。
 
    约尔曼冈德(jormangund),尼德霍格的邻居,一条身长超过164尺,超过尼德霍格全长近两成的老滑头蛇。今天也扭着身子散发出腐肉臭气的身段寻找它的祭品,看见这位同样从冬眠中醒来的近邻,旺盛的食欲一下子就被打得无影无踪。
 
    那条蛇有着能让食人魔全身骨头粉碎的绞杀力,嘴里能喷出毒液或毒气,战斗经验也较尼德霍格更为丰富,更重要的是那股怪味首先会让嗅觉灵敏的龙族消受不了……完全属于无法下咽的类型,勉强下肚还会引起莫名其妙的病症也说不定。
 
    虽然很倒胃口,不过蛇行的速度多少勾起了龙的好奇心。平日里爬行速度可以称之为悠闲的话,那么现在可是有点接近高速的范围。也许发现了什么好东西?如果约尔曼冈德真的找到了可以果腹之物的话,抢在坏家伙之前吞下去也是必要的。反正又不是打不过那个老不死的。
 
    打定主意客串一回尸葬鸟的黑龙小心的调整流过覆膜的气流以及托起身体的玛那,减缓滑翔速度的同时也避免自己的行踪被对方察觉。高空追迹者冷静的尾行很快就得到了回报――三角形蛇头直指一枚静躺谷底的黑色之卵。
 
    那是一枚黝黑细长的椭圆形卵,上面还挂着一些红的、黑的……各种颜色的奇怪柔软树藤,似乎是从哪棵巨枞树或者类似的所在滚落到了这个只有热砂碎石的荒谷。认定蛋是世间第一美味的约尔曼冈德把这个无主物填进自己苏醒后的第一张菜单里实属理所当然。
 
    这看上去非常合情合理,但尼德霍格并不认为自己应该立即动手,甚至连降低高度的可能性也否决掉。帮助它无数次规避开危机的小心谨慎正在龙的心脏中敲响警钟,比至今为止任何一次都要强烈的警报驱动着巨龙再次审视那枚黑之卵,一些开始浮现的细节开始将血管里那些躁动不安增幅放大。
 
    尼德霍格吃过不少卵,但记忆中没有任何一个物种会产下这样的特异之卵。那个物体更像是巨龙收藏中的黑曜石那一类的东西,外边缠绕的物体同样区别与树藤,那种颜色以及柔韧的材质从未见过,绝不可能是已知的任何一种植物所有,更不要说那些【树皮】包裹下的物质明显是某种金属。
 
    最终给予巨龙的侥幸心和食欲以决定性一击的,是不论属于生命还是非生命,都不会释放出像这枚【黑卵】那样不祥的气息,即使是待在高空的巨龙也品尝到从头皮到尾尖末梢都在发麻的滋味。
 
    快点从这里离开――得出这个结论到准备执行,前后没有花费超过半秒的时间,但和异变发生的速度相比较,未免迟缓的近乎致命。
 
    轨迹光滑的纵向圆周裂痕出现在【黑卵】外壳上,乳白色的气体喷发出来遮挡了黑龙的视线,被突如其来的冷气拂过鼻尖的约尔曼冈德立即盘紧身躯,进入到如拉紧弓弦般的攻击态势,悬在白雾上方的三角形脑袋不断吐出分叉的信子捕捉空气中的气味,感知热量的器官也进入高速运作状态,稍有异动剧毒液体就会从腺体中射出,将对手毒杀。
 
    浓雾变成白色风暴的景象无法为蛇类近乎瞎子的视力所捕获,但地面微小的震动变成神经信号传到了脑髓,得到了那个信号的蛇想要发起攻击,身体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
 
    无用的视觉系统和身体神经信号的断绝使约尔曼冈德无法理解和掌握事态,那个异样的风景深深的烙上尼德霍格的视网膜上,看着那从未能想象到的异象,巨龙的恐惧本能都赶不及描述那一幕的冲击性。
 
    一个瘦小的人形身影在半空中挥舞着一条巨大的白带――一条像是蛇类脊椎骨的玩意儿。
 
    约尔曼冈德的体表有能够抵御高阶咒法的坚硬鳞片,附着其上的粘液则能够吸收物理冲击并且让攻击滑开。这样的双重防线,在瞬间就和肌肉组织一起如薄纸般被撕开,然后将脊柱从肉身抽离,跃到了空中。
 
    巨龙的脑理解和接受事态的经过时,黑卵所诞之物已经给了垂死的约尔曼冈德补上了最后一击,搅烂的脑容物和血肉一起被拳压推出体外,红白混杂的糊状物挤爆肌肤喷洒到地面。轻易勒毙大型食人魔的绞杀力、腐蚀皮肉的毒液、麻痹对方身体的毒气――没有任何一项发挥作用,164尺长的巨蛇就如蝼蚁一样被杀灭了。
 
    完全的,单方面杀戮。
 
    恐惧攥紧了尼德霍格的身心,运用玛那悬浮空中的躯体止不住席卷过来的战栗,求生的本能发出急促的逃离警报,离开这里,离开这股不详的气息,逃得远远的。
 
    但那股锐利的视线明白无误的告知了尼德霍格――擅动就只会迎接约尔曼冈德那样悲惨的命运。
 
    地面上只有巨龙一指高度的生物,抬头仰望着天空,停顿了几秒后,击杀巨蛇的手对天空中的黑点做出了招手的动作。
 
    “伟大的玛法!拯救不幸的我吧!!”
 
    龙的心发出泣血般的悲鸣,由于惨嚎很容易被误解为召集同伴或者是发起攻击的前奏,黑龙只是小心翼翼的将身体周围的玛那散开,一边控制着双翼的展开,同时慢慢的降低高度。73尺的巨龙如蒲公英种子般随风舞落,随后降落到了杀戮的现场。
 
    着陆的最后连沙尘都未扬起超过1尺,完成如此高难度动作的尼德霍格即高兴不起来,也无兴趣炫耀。只是趴在碎砾地面上用短小的抱着脑袋,全身微微的颤动连带碎岩发出声响,细缝一样的瞳孔从爪子的间隙里打量着那个有人类外形的强大存在。
 
    认知外之物――目睹那强大力量时的短语再度浮现,然后和烙印在视网膜、篆刻到脑髓的映像叠合在了一起。
 
    不是孔武有力的巨汉,不是敦实的矮人、更不是胡子垂到胸口、皮肤如干涸般的树皮般龟裂的老人。和上述两足直立生物中强者影响过大的差距,甚至让尼德霍格几乎忘了自己正被死亡阴影所笼罩。
 
    不着寸缕的裸体对龙的视点不是什么问题,匀称修长略显娇小的体格搭配光滑如珍珠般水润的肌肤勾勒出极品雕像式的线条组合,当视线移到颈部以上时,完美的亮点结合让龙的呼吸都停滞了一刻。
 
    俊逸的脸庞和已知的的任何人型生物都存在明显差异,鼻梁、颧骨的高度都比平均高度要低,脸部肌肉和皮肤一起组成还留有几分稚气的脸庞,未见过的漆黑头发在额前垂下碎发,下方低垂的眼眸是提纯鲜血后如沉入地平线的夕阳般的绯红。
 
    暗夜与夕阳巧妙撮合于一处的异象,飞遍这块被祖神创造并眷爱的大陆也不曾见过的容颜――这是奉上752年的生命积累也无怨恨的绮丽。
 
    那精致的任何珠宝与之相比都逊色如尘土的美抬起手,五指张开,掌心对准龙之首,意识中的某个团块正被无形之手介入搅动。此刻的巨龙已经不再恐惧死亡,只是将那偏离世间常理的迷之生命摆在鉴赏的顶座,揣摩解读那个谜团。
 
    【你是有智慧的种族呢。】
 
    不是轻蔑,亦非感叹,纯粹的事务性语调在尼德霍格脑髓中用龙族的语言鸣动。
 
    无需张望迷茫,趴在地上的龙明白这是眼前的存在所为,毫无抗拒心地意志回应以服从性的短语。
 
    【是的,阁下。】
 
    【我需要知识,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一切属于您,阁下。】
 
    有如多年主仆般通畅对话再两个相见时间不超过2分钟的生物间自然地达成了。脑内的意识迎上一团爆发的光芒,尼德霍格眼前掠过奇异的光景。
 
    举起的手掌垂了回去,自己从地面回到空中,地面上的血肉缩回约尔曼冈德的下颌,白色的脊柱从空中钻入皮肉里――
 
    这是它的记忆,还是倒退的记忆。
 
    冬眠前储存热量的秋季狩猎、43年前空中俯瞰蚁群似的商队、116年前旁观军队间的血腥拼杀、第一次猎杀时的兴奋感触、第一次咬开母亲送到眼前的活物咽喉时嗅到的味道,钻开蛋壳时刺痛感官的光亮和寒冷。
 
    记忆追溯的重点,生命的另一侧。
 
    不知所谓,不知这并非死亡的起点为何。
 
    视、听、感、思全部都够不着边际,就连记忆也不曾存在的彼端――连黑暗都不是,彻底的虚无覆盖了尼德霍格的意识。
------------
 
2.叠合
 
    最初并没有【世界】这一概念存在。唯有漫无边际的虚无真空包围着一个沉睡的巨人。
 
    由于不存在流动的时间,漫长的休眠期究竟有多长是无从揣测的,唯一确定的,是巨人在永无止尽的睡眠中被孤寂杀死了。
 
    庞大躯体倒下的那一刻,时间开始了流动,随后起源开始运作……
 
    巨人的头脑变成了母神玛法,从成型的那一刻起,母神开始利用巨人的身体来塑造世界。
 
    肉化为大地山峦。
 
    血化作江河湖海。
 
    七只眼睛高悬天空,最大最炙热的那一只变成照耀白昼的太阳,六只有着不同颜色微弱光芒的眼睛成了月亮。
 
    气息化成了吹拂万物的风。
 
    体毛变成森林草木。
 
    鳞片演化成了龙。
 
    为孤寂而叹息的心脏爆裂成无数碎片,生命――飞禽走兽以及智慧种族皆由碎片演变而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