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看了看王昌疑惑道怎啪啦李林那个表情就说明没

 李林无语,跟豹哥道:“拿去给孙观看!”说着,一把将书信塞给了豹哥,一把抢过来豹哥手里的羊腿,狠狠的咬了一口,豹哥咂咂嘴,回身去找孙观了,孙观还在鼎里面捞肉呢。
 
    “啥!”孙观给书信给大家念了一边,然后又用白话文加脏话解释了一下,众人立即惊呼出来。
 
    豹哥立即过来,怒声道:“头儿!要不要派兵收拾一下那个袁尚!”
 
    李林没好气道:“天这么冷!收拾个球啊!加上如今秦川左右的地形咱们还不熟悉,袁尚怎么说当初也是占据关中,既然敢这么的跟咱们叫号,肯定是有把握对付咱们!不可轻举妄动!”
 
    “那就忍啦!”豹哥厉声说道:“我就不信!就这个破雪天,能够挡住老子的铁骑!”
 
    “滚蛋!”李林骂了一句,道:“都告诉你多少遍了,打仗,要长点脑子!”
 
    也不管一旁骂骂咧咧的众兄弟,回身对那出兵了道:“传我将领,让马超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万万不可跟袁尚起冲突,继续给袁尚送去书信,表达我的诚意,是真心与他修好!”
 
    “诺!”士兵答应一声,作势要走。
 
    “等等!”李林赶紧摆摆手,接茬道:“把王昌给我叫来!”
 
    “诺!”士兵拱手说了一声便快步走了出去,不一会,王昌快步走了进来,对李林拱手道:“拜见主公!”
 
    “嗯!”李林点点头,这个王昌呢,还算是老实,说投降,长安城内没有动一分一毫,全部交给了李林,而后李林合并兵马,也是很主动,并没有提出异议,还算是可以使用的一个人,毕竟能够让刘和指派做了长安守将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李林缓缓道:“王昌啊!过来吃点吧!”
 
    “啊?”王昌一愣,抬头看,一旁的烤肉架子,还有冒着热气的大鼎,有些不解,自己这个身份,哪有资格跟李林一块吃饭,一边不是李林的死忠,就是想孙观,彭脱这样的带着兵马投靠的,自己就是一个败军之将,李林还是头一次主动跟自己说一起吃。
 
    李林淡淡一笑道:“客气啥,过来吃!”
 
    “哦,好!”王昌点点头,他什么脑子,当然明白李林肯定是有事要说,但是自己又是什么身份,李林开口了,难道自己还能不答应吗?
 
    “嘿嘿!刚刚好!”李林亲手撕下来一块头递给王昌,还嬉笑道:“刚才这帮小子吃的都还没熟,这个时候火候刚刚好!来尝尝吧!我亲手做的!”
 
    “诶诶!好!”王昌受宠若惊,连忙双手伸出,十分恭敬的接过来,然后没着急吃,而是看着李林,满脸的疑惑。
 
    李林笑着摇摇头,打趣道:“喝!不吃啊!还怕我下毒不成!”说着,自己也来了一块,扔进嘴里就咽了!
 
    “不敢不敢!”王昌当然明白肯定是没毒的,只是有些发愣而已,李林要杀他还用毒,这都是浪费资源。
 
    李林点点头,道:“你也不用太拘谨,你看这帮小子,跟我啥时候有过正行!”说着指了一指一旁还在抢鼎立的肉的众人,烤肉总吃,但是这火锅李林可是不怎么总来,而且烤肉比较油腻,众人吃了一会就去鼎里捞些青菜吃,刮刮油。
 
    看着那一帮人根本无视李林的存在,依旧狼吞虎咽的那个样子,王昌傻呆呆的点点头,道:“主公和蔼可亲,众兄弟也是毫不拘谨啊!”
 
    “来来!”李林拍了拍王昌,坐了下来,王昌也做了下来,李林吃了两口肉,道:“你虽然是败军之将,但是进了长安城之后,也算是有功劳的,特别是还拿出长安城内的药材为我军是治疗冻伤!肯定是记你一功,虽然我现在还不是完全信任你!但是你放心,既然打算跟了我,那就是我的兄弟!这帮小子有不少都是当初我的敌人啊!”说着,李林还指了指那一帮跟母猪抢食一样的兄弟。
 
    “是是!”王昌连连点头,甭管李林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但是起码也给出了他的诚意。
 
    “嗯!你明白就好!”李林点点头,咂咂嘴,看来要不如正题了。
 
    没想到有点小聪明的王昌已经发觉,率先问道:“主公,你到底有何事,尽管说来,末将万死不辞!”说着,还赶紧起身下拜,因为手里还拿着肉,所以还没有办法拱手。
 
    李林眉毛一挑,笑着看着王昌,一旁吃东西的兄弟们依旧刺溜刺溜的吃着,没人管这里。
 
    李林依旧拍了拍王昌,道:“都说了,别拘谨!来坐下!”王昌点点头,缓缓的坐了下来,脸上倒是缓和了许多。
 
    “我要让你趟关中找张鲁!”李林忽然冒出来了这么一句。
 
    “啊?”王昌下意识的一声,音调比较大,那边胡吃海塞的人立即看了过来。
 
    李林淡淡一笑,看了看王昌,疑惑道:“怎么了?啪啦?”李林那个表情,就说明没事,那帮兄弟接着回过头,就是吃!
 
    王昌的大脑在飞速的转动这,让他去张鲁那,无外乎是讨好张鲁,但是如今张鲁那边和李林这边的形势王昌也是了解的,那张鲁好弄,但是袁尚就在身边,哪里会让自己那么轻易接近张鲁,再说,从长安进关中,这一条道就够凶险了,自己去了,八成就回不来了!落得一个好死都是幸运的。
 
    但是在看李林那一脸戏虐,不削的表情,刚才还说这万死不辞,而如今却是这副模样,就连王昌自己都一点不好意思。
 
    王昌思索片刻,李林也给他时间反应,过了不一会,王昌低下头,狠狠的咬了一下手里的肉,大嚼几下,直接吞到了肚子里,对李林道:“既然主公这般信任!末将比以死效命!”
 
    “啊哈哈!”李林大笑连连,搂着王昌的肩膀道:“看你小子那熊样!别害怕!去张鲁那里没有那么危险!”
 
    王昌心说“那你还让我去!怎么你不派一个你的亲信去啊!”说着,便看向了去卑,豹哥他们。
 
    李林明白王昌那眼神的意思,立即道:“嘿嘿!不是我不想派他们去,他们还特别乐意去呢,但是这帮臭小子,都是一帮五大三粗的汉子,让他们打仗,那是不含糊,不然也不会一路打到这里,但是要是派他们去跟人家谈判,那可就不行了,他们啊!脑子不行,不过王昌将军你就不一样了,可以在长安城下阻挡我们那么久!逼得我用了巧计进城,可见王昌将军也是一个智将啊!所以说,此行,非是王昌将军不可了!”
 
    王昌傻呆呆的说道:“只要是主公吩咐,末将必然效命!”
 
    李林笑道:“呵呵!没那么危险,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带着一些财物去贿赂张鲁!身边护卫兵马一千,营中出了血杀营,剩下的士兵你随便挑!怎么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